中国政府 山西政府 中国水利 | 设为首页 | Rss订阅

说说老妈用水习惯的大变化



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我作为一名党员,基层水务人,心里是无比的喜悦。与祖国这五年来日新月异的大发展相比,要说身边的变化,我感受最深的莫过于乡下老妈在用水习惯上的大变化。

我的家乡地处晋南的山西省侯马市,这里的水资源严重短缺。在水利行业工作近30年来的我,多年来深受党和政府坚定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实践的耳濡目染,在不知不觉中就养成了用水“抠门”的习惯。我们村离市区约七八公里,是个保障城市居民生活用水的水源地。几十年来,我眼看着乡亲们的生活用水经历了儿时的从井水中取水,到20世纪80年代用上村办村管的“福利”自来水,再到后来每隔两天送一次水的转变。虽说两天一次的定时供水给独居家中的老妈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便由于用水不掏钱,水管有水时她用水还是很“大方”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母子之间常常因为是不是要节约用水而争论,我“抠门”的用水习惯常常让老母亲不理解,并作为笑谈讲给我弟弟听。

2015年,受惠于党中央“十二五”期间全面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的好政策,市水务局利用上级下达的项目资金,在我们村实施城市自来水进村入户工程,当年秋天家家户户就通上了城市自来水,我家门口也有了市自来水公司统一制作的水表坑,城乡供水一体化的实现,给村里的乡亲们带来了很大的用水便利。家中的老妈再也不用算计着水管哪天来水了,除了院子里的水龙头,屋里也接上了多个水龙头,那几口在家里服役几十年的水瓮也光荣“退休”了,和使用有线电视一样,家里也多了一本由市自来水公司统一核发的消费缴费本。

刚接上城市自来水那一阵儿,我给家里预交了200元的消费。谁知用不了两个月,就接到了老妈打来的电话,说人家自己来水营业厅催着缴费呢,后来才知道,由于院子里的水管有潜在漏水点,结果自己我感觉没有用多少水的老妈却成了村里少有的生活用水“大户”。漏水问题解决后,老母亲原先用水一直大手大脚的习惯也一下子改掉了,洗过菜的水常被她存起来用来浇灌院子里的各种花卉,夏天也不用自来水管灌院里的菜了,即使需要浇灌,老人家的用水也很“节俭”。对于用水依然“抠门”的我,老妈再也不说了。

如今,在党的兴水富民政策支持下,我们侯马市的城市自来水化验能力已由原来的常规24项提高到44项,全市像我们村一样实现了城乡供水一体化的农村达到了50个,占村总数的64.1%;城乡一体化供水人口超过21万人,占到全市常住人口的75%以上,我不由想到,在这个大背景下,像我母亲这样用水习惯发生大变化的乡亲恐怕还远远不止她一个人吧?!

来自中国水利报2017年10月24日第八版  特约记者钮清海

责编: 孙永霄       2017年10月26日
版权所有:山西省水利厅     承办:山西水利发展研究中心     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4666号
网站标识码:1400000039<